Humptydumty

关于我

由于掷骰子时惊天动地的非,所以这次联文的开头由我这个真·无产阶级来担当´_>`

文笔垃圾,还请原谅,因为后面的太太们的文笔真的是很好的!ପ( ˘ᵕ˘ ) ੭ ☆

时至今日,火车头已经被火车车厢给撞死了……

 

※预警:

鹤丸设定9岁左右,三日月设定17岁左右;

含有角色死亡(?);

一切ooc都是作者中二病犯了的结果,与角色无关。

 

 

即使站在楼顶天台仰望,浓浓夜色下的新月也依旧遥不可及。低头俯瞰,万家灯火交织出一个如幻境般的世界。向下久久凝视,总会觉得已被从尘世中隔离开,作为一个旁观者俯视着下面的众生百态。

是不是离下面的世界越远,我就能够离你越近一点?

假如再向前踏出一步,我是不是就能够触碰到那轮新月……

 

“阿鹤,终于找到你了!这么晚了还去天台望风景,都说了围栏边太危险了不要靠近,怎么依旧不听?下次不许这样了,找了你好久……”少年一边絮叨着,一边将围栏边雪白的孩子抱了起来。“……以后这么晚就不要跑出去了,看见你的房间没有灯光我就知道你又溜出去了。都说了这时候不要……喂,鹤,阿鹤?有在听我说什么吗?” 

“在听的在听的,无论三日月哥哥说什么我都有认真听!”小鹤丸撇撇嘴,举起了双手,仿佛赌咒发誓般说道。

三日月无奈地笑了笑,“有听到就好,趁叔叔阿姨发现你溜出来前,我送你回去。”

小鹤丸一言不发,呆呆地望着夜空中的新月,任三日月抱着走向自家。可当面对家门时,却皱了皱鼻子,不情愿地问三日月:“能不能不回去?我想和三日月哥哥在一起玩,只要在爸爸妈妈醒来前回去,他们不会发现我溜出去的。” 

“可是哥哥还有很多很多学校的任务没有做,实在没法陪你。明天等我放学给你带街角松子姐姐的蛋糕。” 

鹤丸听了后,一脸委屈的点了点头。

“说好了?” 

“嗯!说好了。快进去吧,要不然叔叔阿姨就要发现了。” 

“那……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鹤丸慢慢地关上了家门,关掉了来自楼道照明灯的最后一丝光,小小的身影消失在了笨重的门后。

三日月在门前叹了口气,转身向自己的家走去。

 

只要再往前踏出一步,就能够......

 

窗台边由线牵引放下的纸鹤是来自楼上三日月哥哥的暗号。每一只纸鹤代表着一块香甜蛋糕,一个秘密的茶会,一件件来自落地窗外的奇闻轶事,这些都是小鹤丸从未见过的新鲜,藏在整洁无趣的房间里的惊喜。

又一只纸鹤从上方摇晃着落了下来,带来三日月来访的时间。鹤丸摆弄着纸鹤,再次望向窗外,一如既往的是那片蔚蓝的天空,仿佛从鹤丸出生起就不曾发生改变,时间也从不流逝。

 

迈出这一步,我就能逃脱这凝固的空间,我就能获得自由,我就能接近你。

 

三日月按照约定时间轻轻敲响鹤丸家的厚重木门,却无人应答。“不会又偷偷溜出去忘记时间了吧。” 三日月头痛地踏上去天台的楼梯。

“阿鹤,昨天都说了不要去天台望风,今天怎么......”天台没有预期中雪白的身影,只有夜色中的新月仿佛在悲悯地注视着一切。“鹤......?阿鹤!”

 

“今日清晨,五条大楼的一名清洁员工报警,称在五条大楼楼门边花丛中发现一名浑身染血的男童。经医生确诊已死亡,现警方已介入,开始展开调查。这起案件暂时被警方定义为......”

“哔——”的一声报道戛然而止,紧接着是遥控器被重重摔在地面上时发出的清脆声音。三日月躺在昏暗的房间里,望着刚刚被关掉的电视,面无表情。

这样的事已经是第几次发生了?

TBC.

由于是联文,标题还未决定,暂时由未命名来代替。

下一棒是 @颜色 ,她一定会还我们一个完整的鹤的,我相信她!【不

为什么我写的这么烂还发出来,好想跳楼......

 

标签:三日鹤

评论(14)
热度(38)
© Humptydumty | Powered by LOFTER